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


彭小明

《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一文公开以后,一些人拿个人隐私问题和伦理问题发出质问。我的回答是:请注意法治。

 

盛雪担任了民阵的主席职务,这是一个公开的职务,而且根据章程是公开反对中共专制的政治社团。盛雪还曾经在海外的报刊、电视和网络中亮相。她本人也绝对不能否认她已经是一个公众人物,(自称“中国民运的领军人物”等等),而且是一个政治的公众人物。按照法治的原则,公众人物跟普通人物不一样,不享有完全的隐私权。尤其在西方民主国家美国、德国和加拿大,无论在法庭还是在报刊,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盛雪个人隐私的败露也是她自己促成的。盛雪从母亲病重开始就在民运的网络上面连续刊登个人家庭消息。母亲去世后,又在报刊和网络上大量发表吹捧母亲的文字材料。渲染和夸张超出一般想像。根据新闻学的常理,一旦见诸于报刊,事件就成为一宗社会的产品。它的真实性就要受到社会的检验。诚信是民主政治的基础。盛雪既是政治人物,就不应撒谎欺骗读者。揭露政治人物的谎言是每个读者享有的权利。克林顿跟莱温斯基在办公室发生的行为后来已退为次要,重要的是克林顿欺骗了人民(否认事实)。在弹劾或认错的选择中,克林顿选择了在国会向全国人民认错,承认原先不诚实。

 

根据实地调查,盛雪的母亲根本不是祭文等文字所描写的那样的人。盛雪欺骗了所有的读者。批评盛雪诚信问题的文章还有多篇,因为这篇的内容涉及到她的母亲,于是就引起了轩然大波。但责任不在批评一方,而在盛雪。因为她自己选择了利用母亲丧事来抬高自己。为了批评盛雪在这个问题上的严重不诚信,批评者无法避免涉及其母亲的隐私问题。而且所叙述的事件也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据了解,在多伦多曾经出入盛雪家庭小圈子的人中,本来这就不是什么秘密。真相原是盛雪自己透露出来的,而非他人从旁打听得来。因为盛雪受到的身心重创使她怨愤母亲,经常母女不和。

 

还有人因为批评涉及到盛雪母亲,提出伦理的质问。最荒唐的问话是:你有没有母亲?按照这种逻辑,是不是世界上涉及母亲的批评话题都必须禁止?如果那样的话,岂不是万恶都可以躲在母亲的旗幡下堂而皇之地胡作非为?更何况不是我首先品评盛雪的母亲,而是盛雪自己的谎言涉及自己的母亲。因揭露这些谎言才不得不涉及盛雪的母亲。

 

世界上慈爱的母亲千千万万,但是,盛雪的母亲是一个相当的例外,决不能同日而语。盛雪的母亲李桂琴性乱出轨的1976年,她的夫婿臧朋年依然健在。 而且出轨的结果,连带祸及当时未成年的盛雪。李虽非主犯,但是引狼入室,难辞其咎,触犯刑律,当时如果事发报案,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根据中国刑法理论,成年男女的婚外性行为一般不构成犯罪(破坏军婚者例外),即使判罪,也不是重罪;但是,危及未成年少女,刑责从重。况且不要忘记,当时仍是文革期间,涉及未成年少女的 这类案件,如果从严审判,主犯很有可能就是极刑!这个母亲竟是糟蹋女儿的祸因,而且妇道不贞的言教身教,又严重地影响了受害的未成年女儿,可以说从身到心扭曲了女儿的一生。难道不是活生生的现实吗?套用一句社会上人们常说的过激责问:“这样的母亲,是什么母亲,她是人吗?”盛雪的母亲,子女当然也要奉老送终,但绝不能奉为母亲的典范。连普通类比也不合适(所谓“你有没有母亲”)。母亲这个名词的含义并不能掩盖社会上存在的女性人渣的邪恶。那些女性诈骗犯、 贩毒犯、胁迫她人卖淫犯、拐卖他人儿童犯,在家庭中几乎都不排除也是承当母亲的角色。但是社会对于她们的罪责和社会后果,无不严词谴责,绝不容情,不论她们在押、在逃,或者已经死亡。盛雪当时是受害者,值得同情。可是,盛雪母亲去世后,盛雪为了抬高自己,竟肆无忌惮地竭力美化其母亲,用了大量无以复加的词汇,如“美丽端庄,禀赋极高”、“具有高贵大气、宽容慈悲、明白事理、聪慧幽默、正义勇敢、坚强柔韧、性格豪爽……等等特质”、“美丽聪慧、善良仁慈,并勤奋好学”……“一个优秀的女人,伟大的母亲,光彩照人的人”。盛雪从受害者变成了说谎者。盛雪是政治公众人物,自称是民运的领军人物,编出如此弥天大谎,伪造家族历史,欺骗世人和后人,难道不应当进行彻底揭露吗?如果一个追求民主的知识分子连身边这样荒唐的谎言都不敢批评,那我们的民主理想还有什么希望?我们的民主社团还有什么尊严?

 

盛雪的母亲已经亡故,不必多说。儒家伦理确有一句“子为父(母)隐”。伦理的责问不应该来质问社会监督和批评的人,而应该质问作为女儿的盛雪。如果盛雪低调行孝送终如仪,谁会对已经去世的老人寻根究底?如此不名誉的母亲不让她灵魂自安,竟借来胡乱炒作自己。不是咎由自取?

 

民阵不是江湖帮会,也不是帮助假难民搞居留办身份的商业服务公司,而是理想主义的民主知识分子社团。主要任务是向国内民运朋友传递国际信息,翻译和介绍民主宪政人权理论等等。民阵应是为国内人民舍身取义去盗取天火的普罗米修士。民主中国成功之日,我们都将化成铺路石子。参加民阵不仅不赚钱,还要牺牲金钱、精力和时间。

 

跟盛雪的分道扬镳,根本不是什么揭露个人隐私的问题,而是正邪之分,是民阵的根本方向和组织路线问题。捞钱捞名(主编、作家和记者)捞好处的事情,我们做不了;翻译、研究和论述的事情,盛雪做不了。盛雪的胡作非为已经把民阵的名声搞坏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