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盛雪和张小刚特殊关系的说明

 

彭小明

 

老費在這篇發布於“民阵圈的公开场合”的文章中說我“为私情而丧失了理智”,這是什麼意思?更早的時候老費在發布於“民阵圈的公开场合”另一篇文章中稱“鑑於張小剛和盛雪的特殊關係”。我追問過老費,請他明確說明這個“特殊關係”,並請他拿出堅實證據證明他的說法。老費沒做回答,你也沒問他“你核实过事实了吗?” (摘自张小刚的问诘)

 

本来大家都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主要精力使用到刀口上,为民主中国出力。所以我仅举某日香港街头男女抱头相拥约二十分钟的小例。点到为止,心到神知。盼只盼明白人知趣识趣,退避揖让,水过无痕。却不料小刚仍然不依不饶,偏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布达佩斯大会期间,酒店客房多半为两人合住,少数为单人间。会议嘉宾中有一位日本姑娘,名叫明石丽子,是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研究生。她被安排与盛雪同室居住。她的国语基本流利,在大会上用中文做的报告是《台湾本土反殖民思想与经验之考察——战前与战后的比较》。她第二天早上来找会务组说,昨天晚上,与她同室女士的丈夫来对她说,他需要照顾他太太(盛雪当时有点不舒服),要求她同他换房间,所以她已经换到那位先生的房间。突然听说盛雪的丈夫来了,会务组所有人一开始都很纳闷,大家首先联想的是盛雪的夫婿董忻先生突然飞抵布达佩斯。再询问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张小刚。张小刚未必敢坦然自称丈夫,仅自委婉逐客而已。但是人家日本女生知礼识趣,一位男士夜半时分要来单独照顾女士,不是丈夫,还能是何人?

再说该客房当夜并未传出暴力性侵的惊叫,更没有报警的意外。会务组诸位同仁能不明白当事人之间存在某种特殊关系吗?与会朋友中女同胞大有人在,若非特殊关系,盛雪再怎么身心小恙,也轮不到张小刚去逐客相伴,夤夜厮守。难道还不一清二楚了吗?

 

据悉,张小刚多次去加拿大住在盛雪家。多伦多民运圈无人不知。第一次张小刚还有所顾忌,是在盛雪的丈夫和母亲回中国期间去的,在他们临回多伦多前离开的。后来就完全没有顾忌了,公开成双成对出入各种公共场所。甚至同饮一杯水,相互叫宝贝,完全形同夫妻。盛雪曾经说,她母亲生病需要张小刚照顾。但这种解释有多大意义呢?2013年多伦多大会后旅游期间,张小刚总是紧跟盛雪左右。盛雪要照相,把外套脱下随手一扔,张小刚疾跑上前抱住衣服,许多人都看到了这精彩一幕。在一个旅馆分配房间时,张小刚甚至要求年过八旬的姚监复先生让座给盛雪。盛雪有时候也会狠狠地训斥张小刚,张小刚不敢吭声。

 

之所以没有随意议论,主要是大家都想保护民阵的声誉。随意议论,传到国内名声不好,就算传不到国内,我们也应在台湾朋友和香港朋友面前,多保留一点体面的尊严。

 

如果盛雪和张小刚只是私情,我们绝不会公开议论。问题在于,两年多以来,无论盛雪说话做事是对是错,是真是假,张小刚都马上帮腔造势。盛雪常常明明说话不属实,张小刚却总是证明那是真实的。张小刚自己并没有严格按照民阵章程办事,却口口声声指责别人违章。全体民阵理监事都看到了,盛雪和张小刚的这种一唱一和,严重影响了民阵的正常运作。民运协调会中许多兄弟民运团体的负责人也有同样感受。共产党历史那么紊乱,这种情况似乎也罕见。江青帮毛泽东干了许多坏事,但他们毕竟还有夫妻名分。

 

南京大学史学教授高华的著作《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在研究中共历史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就是他从不放过中共高官言行中的一点一滴。常常从积累的偶然中发掘出因果的必然。

 

毛泽东自选的副手和接班人林彪,长期卧病,生理积弱。女儿林立衡曾直言说破,母亲叶群有难言之隐。叶也确实常跟林彪手下的黄永胜等高级将领暧昧求欢。凑巧公子林立果又特别热衷鼓捣特工侦察间谍器械,结果竟将母亲与面首的云雨对白全程录制。九一三败亡之后录音落入专案组手中。审讯时黄等低头摆手,羞惭难耐。毛泽东长期包养青年女性,始乱终弃,厌弃时以工农兵学员名义走后门送入大学,转手令适他人。文革前中宣部长陆定一夫人严慰冰投寄匿名信件指责叶群性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林彪竟签署传单,证明叶群婚前是处女……。一个领导亿万人民的大国执政党,政治局会议上纠缠这些鸡毛蒜皮的烂事,简直是妖孽当朝,秽乱天庭,脏唐臭汉,一脉相承。常言道,由小见大,见微知著,如此种种早已预示了毛林权力集团的覆亡和人心丧尽。

 

民阵能不能早一点摆脱这些恶浊猥琐,重新振作,昂首阔步?

2015.3.25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