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学人三救民阵  

 

费良勇

 

民阵的全称为民主中国阵线,英文名称为 Federation for a democratic China,缩写为FDC。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以后,中国从历史变革进程中开了倒车,中华民族丧失了一次政治体制转型的极好机遇。中共政府从上至下对体制内和民间的民主体制的追求者进行了一次清理,一部分人被逮捕判刑,一部分人流亡国外。1989年9月22日,在法国巴黎,由当年下台的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赵紫阳的一些体制改革的幕僚们,如严家其、陈一咨等,以及一些知名人士和学者学生,如刘宾雁、苏晓康、万润南、吾尔开希等创立了民主中国阵线,随即在德国、法国和美国等许多国家建立起分部组织。民阵因此而成为致力于中国民主运动的最大组织,最高峰时成员超过一万人。民阵的政治纲领是: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发展多元经济,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其行动原则是和平理性非暴力。

 

28年来,民阵走过了艰难曲折的道路,经历了风霜雪雨的磨练。由于生活压力、家庭阻碍、民运内斗、民运疲劳症、中共橄榄枝、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等多重因素的影响,民阵 成员越来越少,有的淡出民运,有的加入了其它民运组织或侨界团体。但民阵的一些理想主义者,毅力坚强,百折不挠,秉持良知正义,横扫歪风邪恶,让民阵大旗不倒、组织不散,声音不断、压力不减。其中德国学人三救民阵的事情特别值得一谈。

 

 

一救民阵重竖大旗

 

1993年1月民阵和民联(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由王炳章先生1982年在美国创建)华盛顿合并大会的结果是1+1=3,不仅没有达到整合海外民运的目标,反而导致了更大的分裂。民阵德国分部是民阵的第一个国家分部。民阵民联德国分部是“地方先于中央”组建的民阵和民联的第一个国家联合分部,当时有300余人。就人数而言,仅少于民阵民联在美国和澳洲的人数,居全球第三位。除了时任分部主席的王光秋等个别人以外,德国分部绝大部分成员对华盛顿合并大会失败而痛心疾首,拒绝承认通过作弊选举上台的民联阵领导班子。当时廖天琪是民阵总部理事,我是德国分部副主席,齐墨(修海涛)是理事。德国分部的骨干如潘永忠、钱跃君、梁达胜、黄辉、郭毅勇、张逸讷、孙涛、芮虎、彭涛、刘旭、王新安、孙贵武、孙蜀宗、江璧城、迟满泉等等都持这种态度。

 

我写过一篇文章《徐邦泰必须引咎辞职》,发表在日本的《民主中国》月刊上。徐邦泰为此打过电话同我沟通。我同徐邦泰1991年在台湾见过面,有过深谈。我当初对他的印象很好。我力劝他辞职。我认为此举一定会得到人们的宽容和尊重,有利于民运大局,也有利于他本人东山再起。可惜他没有采纳。

 

因为徐邦泰拒绝辞职,民阵和民联的许多人士决定不承认新组织民联阵,恢复民阵和民联。由潘永忠、孙贵武等带头发起呼吁,要求召开民阵民联德国分部的特别代表大会。当时的分部主席王光秋数次打电话给潘永忠威胁恐吓,逼迫他撤回呼吁信,遭到拒绝。1993年9月11日在杜塞尔多夫(Düsseldorf)召开了民阵民联德国分部特别代表大会,28位正式代表,10多位列席代表,以及数位德国、美国、日本、荷兰和比利时等国的来宾,共40多人出席了大会。民阵主席万润南和民联主席于大海都出席会议作了重要讲话。旅德中国学术联谊会会长郑辉女士、民阵比利时分部主席卢杨、民阵日本分部理事相林等数位来宾在开幕式上致词。

 

民阵理事会美洲召集人马大维、民联南加州分部负责人莫逢杰、大洛杉矶民阵主任委员莫伟强、民联东京支部长焦柏固、民阵法国分部主席马涛、民阵澳大利亚分部主席孙继生、民阵荷兰分部负责人何跃、民阵瑞典分部等世界各地的民阵和民联分支部纷纷发来贺电。

 

会议解决了三个重要问题:1. 对华盛顿合并会议有了统一的认识和决议,不承认作弊上台的民联阵领导班子,不承认新组织民联阵,恢复民阵和民联的旗号以及组织运作。2. 选出了民阵民联德国分部新一届领导班子。齐墨任主席,黄辉任副主席,潘永忠、芮虎和张逸讷任理事。我任监事会主席,江璧城和郭毅勇任监事。3. 选出了出席民阵三大和民联六大的代表。我写了《求同存异、把握民运大方向——民阵民联德国分部特别代表大会纪实》发表在1993年  9月27 日的《中央日报》上。

 

随后,法国、比利时、荷兰、丹麦、瑞典、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民阵和民联的分支机构纷纷召开类似会议。1993年11月,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和悉尼分别召开了民阵三大和民联六大。万润南任民阵主席,马大维、齐墨和孙继生为副主席,杜智富为监事会主席。民阵和民联的大旗又重新竖了起来。

 

如今反思,1993年的民联民阵合并大会上,当民联和民阵宣布解散,共同组建新组织民联阵(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以后,就应当按照民联阵的章程来处理大会和选举中的舞弊问题。组织内部实现派别公开化。但作弊者拒不承担任何政治责任,各方人士未能达成妥协,华盛顿合并大会成为海外民运的滑铁卢,令人痛心!

 

 

二救民阵矫正方向

 

2000年12月8日,民阵第六次代表大会在德国波恩召开。齐墨连任主席。但从2001年起,齐墨的民运意志衰退,他所主办的《华商报》的方向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德国《华商报》原本是德国华商会的刊物。最初的德国华商会主要由民运人士组建。如喻恒(曾任民阵南德支部理事)、张逸讷(曾任民阵德国分部副主席)、刘旭(民联干将)、彭涛(曾任民阵德国分部刊物《自由魂》主编、潘永忠、齐墨和我等等。华商报聘用在华人新闻界享有盛名的记者彭小明为固定撰稿人,为华商报赢得了广泛的读者群。德国《华商报》曾刊登大量民运信息和法轮功信息。后来,齐墨不再刊登民运和法轮功信息,甚至连六四纪念信息都不刊登了,反而热衷于刊登中共使领馆和亲共侨团的消息,热衷于刊登低俗不堪的黄色小说。

 

彭小明实在看不下去了,发文公开批评齐墨。彭小明尖锐地指出,德国的性杂志的销售是有限制的,不许卖给儿童。而《华商报》是随便取阅的,没有任何限制,触犯了德国的有关法规。在那以后,《华商报》才停止了刊登性小说。

 

民阵应该2002年底召开改选大会。但齐墨一直拖着不开会。2003年,齐墨生了一场重病。民阵总部的工作几乎完全瘫痪了。民阵德国分部的同仁们都认为这样拖下去不行。多位同仁从不同角度劝齐墨召开民阵总部换届大会。彭小明设法募捐到一笔4000欧元的捐款,用于召开民阵大会。考虑到齐墨大病痊愈后还需要康复,潘永忠、彭小明、刘德申和我等多位人士自愿承担筹备大会的事务。在这种情况下,齐墨同意在法兰克福召开民阵七大。

 

2003年10月,民阵第七次全球代表大会在德国法兰克福召开。大家都看出齐墨不宜继续担任民阵主席,但没有人愿意出任民阵主席。后来,大家都极力推举我出任。我因事先对此毫无思想准备,一开始坚决推辞。主持人只好宣布暂时休会。大家都围着我做思想工作。休会40分钟以后,我只好宣布接受大家的推举。经过投票选举,我当上了民阵第七届主席。

 

其实,在此之前,原民联主席吴方城早就几次劝我出任民联主席,都被我婉言相拒。我先后力荐薛伟和徐水良。我是一位理想主义者,愿意为中国的民主化尽一份心力。但我自认为,我不是搞政治的料。所以,我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担任民联或民阵这样的全球性政治组织的负责人。

 

既然大家如此信赖我,我只能尽力而为。我接任民阵主席以后,一个多月时间,就自掏腰包建立起民阵的网站。2004年,民阵与其他组织一起,积极筹备六四15周年纪念活动。我和潘永忠飞到纽约参加六四纪念活动。我同民联、民联阵和自民党负责人达成谅解,各组织都是兄弟民运团体,以后携手合作。我们协商建立了民运联络处。2005年,民阵在澳大利亚悉尼召开了中国民运全球大会。2006年在柏林召开了首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并趁热打铁组建了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我担任理事长。会议期间,民阵召开了第八次代表大会,我蝉联主席。10年来,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和民阵与其它组织合作在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澳大利亚墨尔本、日本东京、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总部、匈牙利布达佩斯、加拿大多伦多、慕尼黑、科隆等全球各地召开了10多次民运大会,加强了同民主国家政府和议会的联系,也加强了同亚洲其它专制国家民运团体的联系,把民运的重心由街头活动变为广义的议会活动。2007年,我发起组建了民运协调会,旨在加强民运组织之间的合作。我还特别重视同法轮功的合作。我曾考虑只担任一届民阵主席就让贤,但一直无人接任,没料到连任四届,持续9年。

 

 

三救民阵驱除邪恶

 

2012年,在布达佩斯民阵大会上,盛雪(真名臧锡)当上了民阵主席。她一上任就公开伙同面首乱政,以人划线,重用小人,排斥异己,听不得半点不同意见,真有小人得志更猖狂的势头。后来发展到诬陷别人、贪污公款、造谣中伤、乱打特务的地步。为了防止盛雪滑向贪腐的深渊,也是希望她成正果,我私下批评了她的不良言行。没想到,盛雪认为我挡了她的财路,从此对我恨之入骨。

 

民阵的主要负责人都看出盛雪的能力、道德和涵养等等都不能胜任民阵主席。但我们都没有对外声张,希望保护盛雪,宽容她,给她改过的机会,让她拖过一届算了,也是为了保住民阵、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以及整个民运的面子。但盛雪无知无耻,竟然公器私用、借用她母亲生病及去世为自己涂脂抹粉,甚至把自己情人们照顾母亲的照片放到网上去晒。她把淫乱不堪,引色狼入室强奸了自己两个女儿的孽母宣扬成民运圣母。她同香港黑社会头目结拜兄妹,将大量身份相当公开的中共线人发展成民阵会员,建立起一个面首和打手团伙,搞出不经选举连任一届的怪胎。她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对历史一窍不通。她自己曾说,她没有读过中国的四大古典名著。可是,她却趁人之危,当上黄河清的历史巨著《当代中国史稿》的主编,公开鲸吞别人的工作成果。她妄图青史留名,结果是浊世留丑。她利用民运会议派捐捞钱捞名,甚至利用汉藏对话会议大肆捞钱。一次会议竟然贪污两三万美元。这点钱同中共贪官相比微不足道,但对于经费极为拮据的民运而言,就是大钱了。辞职下台的德国总统伍尔夫,如今调查清楚的可以算为腐败的只有700多欧元。盛雪的贪腐,至少超过德国总统数十倍乃至数百倍。盛雪还做伪证帮助难民、中国的贪官奸商和富二代欺骗加拿大政府获取居留,从中捞取大量好处。例如,盛雪为经济罪犯赖昌星做伪证,获得5万美元。又如,盛雪帮助一个富二代获取居留,获赠一套已付5万加元首期付款的公寓。这个富二代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民运活动。

 

盛雪的所作所为当然遭到民运同仁的质疑和批评。她不但不正面回应同仁们的质疑和批评,反而诬陷同仁们抹黑她。她同面首张小刚一唱一和,一人造谣,另一人就做伪证。配合得天衣无缝,短时间居然骗了不少人。极为荒唐的是,盛雪还让一个小人在多伦多搞新的“造神运动”,公开宣扬,反对盛雪,就是反对民阵,反对民运;保卫盛雪,就是保卫民阵,保卫民运。”盛雪栽赃陷害民运同仁打了她,辱骂别人挖了她的祖坟,让她的结拜兄长黑社会头目威吓民运同仁,她的邪恶打手甚至用砍头、剥皮、割舌等极端恐怖言论威吓民运同仁,还把许多民运人士打成中共特务。她从小在流氓堆里长大,无知无畏无耻。东北俗语形容流氓赖皮说:“不抓到手不认账。”盛雪的座右铭是:“不抓到手不认账,抓到手就反诬一口。”

 

我和彭小明2015年10月在多伦多调查了解到盛雪的许多问题。我们曾经在2015年11月1日给盛雪一个最后通牒,希望她自己以任何体面的理由在2015年11月15日前辞职,我们就不再公开揭露她的任何问题。但盛雪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性。同其面首和打手倒打一钉耙,造出大量谣言来攻击揭露其劣行的人士。我们不得不对盛雪的劣行进行一些公开揭露。中共指使其特务、线人和马屁精力挺盛雪,旨在搞臭搞乱民运。为了拯救民阵,我们成立了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这是因为民阵正气不彰,邪气十足,很多人都怕得罪人,不得已而采取的措施。如果民阵像欧美民主国家政界那样公正清廉,坚持原则,盛雪早就被弹劾掉了。民阵清除痈疽的工作还在进行之中。

 

在民阵这次清除邪恶的斗争中,世界各地许多民运人士、民运支持者和基督教姐妹都秉持正义良知,勇敢无畏地参与进来,发挥了巨大作用。例如,加拿大本地的陈毅然女士、于柬女士、朱瑞女士、苏君砚先生、鲁德成先生、韩文光先生、刘劭夫先生,基督教姐妹陈卫珍女士、克里斯蒂娜女士、美国的刘晓东女士、刘国凯先生、徐水良先生、吕京花女士、唐元隽先生、宋书元先生、卞和祥先生、铁玫瑰女士、张敏女士、朱晓明先生、王传忠先生、香港的陈联昆先生、胡志伟先生、张国亭先生、法国的任畹町先生、王龙蒙先生、挪威的成斌麟先生、瑞典的茉莉女士、荷兰的陈忠和先生、王国兴先生、中国大陆的陈小雅女士、德国的廖天琪女士、张思利先生、朱振和先生、彭小明先生和潘永忠先生等数十位人士从各个方面揭露和分析了盛雪的大量问题。这对于树立民运正气、打击歪风邪气,对于民阵的重建,对于民运组织和民主运动的长远发展,对于公民社会的建立等,都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任何谎言和假象,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骗得了部分人,骗不了所有人。两面人迟早会被揭穿。正义可能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民阵一定会割掉痈疽、清除邪恶。民阵必将成为浴火凤凰,遭受重大劫难之后,重获新生。

 

2017年3月20日

 

%d 博主赞过: